優秀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569章 武陽侯是個好人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爆出此事的是李旭的一个侍妾。
根据侍妾的吐露,李旭在酒后和她2333时说了此事,得意洋洋的。
“武阳侯,刑部请你去。”
事儿来了。
贾平安交代道,“家中一切不变,我去去就来。”
他说的自己就像是去赴宴般的轻松。
卫无双和苏荷沉默了。
“无双,夫君会不会被……”
苏荷不敢想了。
卫无双深吸一口气,“可能吧,不过就算是被关押了,回头我去送饭,你在家中带孩子。”
……
贾平安跟着到了刑部。
一进去他就看到了王琦等人。
王琦的嘴唇很红,贾平安见了就觉得膈应。
“你也有今日?”
王琦的眼睛微眯,“杀宗室者,必然以命偿命,等你去后,我会为你焚香烧纸。”
“给你自己留着吧。”
贾平安的目光越过他。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569章 武陽侯是個好人分享
陈二娘看着就像是一朵悄然暂放的花,神色平静。
你在装镇定……王琦笑了,“这是刑部,不是百骑。”
陈二娘突然抬头看了贾平安一眼。
他依旧很镇定,不是装的。
陈二娘不禁低叹。
等贾平安去后,王琦紧紧跟在后面。
周醒的声音就像是毒蛇在吐信子,“你心疼了?是了,贾平安年少多才,还俊美,你见到他就心动了。”
我是有些心动了,但你算个什么东西?
陈二娘回身,“你就像是一坨狗屎。”
何解?
“丢在街上人人避之而不及,连踩都不肯踩一下。”
周醒面色阴冷,“去看看吧,等贾平安被拿下,我看你可还能淡定。”
……
“皇后,武阳侯去了刑部。”
邵鹏觉得这事儿真的是……那日贾平安去见了皇帝,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接着外面就有传言,说贾平安杀了李旭。
武媚没抬头,依旧在看着奏疏,“知道了。”
周山象忍不住低声道:“皇后,弄不好……就算是李旭动手在前,武阳侯怕是会被流放呢!”
武媚冷冷的道:“贾家两个弱女子,还有两个孩子,家中唯一的护卫还断了一只手,这般无害的贾家,李旭就为了和太子的争执,竟然令人去纵火,其心可诛!”
邵鹏身体一震。
皇后这几日没吭声,原来一直在等着。
——其心可诛!
这是皇后对李旭纵火事件的定性。
“那日在城外,李旭故意试探太子,打探陛下的病情,被平安当众驳斥,由此他记恨在心,就令人去纵火。幸而老天有眼,贾家正好有人发现,否则等平安下衙回家,看的的便是一片废墟,何其残忍!”
武媚一拍案几,凤眼中多了冷色,“那贱婢为何说了此事?”
邵鹏也觉得奇怪,“李旭死后,家中也有人承袭家财,那侍妾自然衣食无忧,为何要说出此事?”
别以为什么一朝天子一朝臣,不存在的,仆役和侍妾都类似于财产,主人可以换,他们却一直存在。
“说出此事,李旭的名声不保,李家也会仇视此人,她哪来的胆子?”武媚早就分析清楚了此事,“定然背后有人撺掇。宗室?他们目前不敢这般做。那是谁?”
……
刑部。
刑部侍郎庄丘冷冷的道:“你得知纵火的指使者乃是李旭,就带着王老二出门,大晚上你在朱雀街转悠,最后却在看到皇城后掉头回家。你在遮掩什么?”
贾平安站在那里,还有闲情雅致打量着这间屋子的构造。
看看那棵木柱子,这么粗,可惜了啊!
“庄侍郎,污蔑人不需要证据的吗?”
贾平安问道。
“证据?”庄丘冷笑道:“李旭被杀之时,你正好在朱雀街,这便是证据。”
“当时在朱雀街的不止我一人。”
“别人没有动机!”
庄丘的眼中多了厉色,“刑部的人正在查你家中的家仆,能动手的就是王老二,可百骑呢?难保你在百骑有心腹暗自下手。”
蠢逼!
贾平安想捧腹大笑。
边上有两个男女,男子指着贾平安骂道:“奸贼,你杀我兄长,且等着受死吧!”
那个女子就是举报的侍妾,她抬头,楚楚可怜的让贾师傅想到新城那朵小白花,“郎君对奴情深义重,可惜……”
这特娘的演戏演的不错啊!
一个小吏进来,“庄侍郎,他们已经查清,那一日是贾家的徐小鱼出来打听那三人的去向。”
果然,这条线瞒不住人。
但贾平安压根就没想过瞒住谁。
庄丘长笑一声,“贾平安,果然是你!”
“来人!”
他是关陇的人,关陇一系对武媚不屑之极,张口贱婢,闭口贱人。恨不能把武媚架火堆上烧死。
而贾平安和武媚姐弟相称,是武媚在外朝的帮手,这些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可这几年下来,王琦等人手段使尽,贾平安依旧活蹦乱跳的。
今日机会来了!
“庄侍郎何以断言人是贾家杀的?”
贾平安觉得现在的审案程序有很大的问题,“查探纵火的凶手有错?”
“可你查到了是谁……”
“谁说我查到了?”
咦!
是啊!
谁说贾平安查到了?
他又没有亲临李家大门外,谁敢说他查到了?
这便是狡辩。
有恃无恐。
庄丘一拍案几,“可你却忘记了……此事无需人证,只需心证。”
心证可以是推理!
“所有的线都汇拢在了你这里,来人,把此事禀告长孙相公处,请朝中和陛下决断。”
王琦在外面,听到这里后,对周醒说道:“宗室义愤填膺,陛下也护不住贾平安。”
周醒兴奋的道:“可能弄死他?”
王琦很冷静,“不能。李旭动手在前,贾平安是报复。不过流放在所难免。”
“有人来了。”
来的是邵鹏。
“皇后有话。”
庄丘冷冷的道;“皇后也不能干涉刑部断案!”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569章 武陽侯是個好人閲讀
老夫不买账,你武媚能如何?
难道你还能冲出宫来痛打老夫一顿不成?
邵鹏径直说道:“此事看似污蔑,可内里却是冲着太子下毒手。当日在城外,李旭用心险恶,想让太子当众出丑,幸而武阳侯出言呵斥。那李旭由此怀恨在心,竟然令人去贾家纵火……此等人死有余辜,可死后竟然有人借此污蔑武阳侯,无耻!”
李家完蛋了!
皇后指征李旭对太子下手,谁都救不了李家。
李旭的兄弟面色一变,“此事……和我无关!我那日没去!”
晚了!
贾平安觉得这货想的真美,“从你进了这里开始,此事就无可挽回。你想置贾某于死地,那么由此带来的后果你也得有勇气去承担。”
那个小妾面色大变,看了庄丘一眼,“奴不知这些。”
谁都不敢和图谋太子的罪名挂钩,否则不只是皇后,皇帝也会震怒出手。
庄丘神色平静,“老夫只知道律法!”
这两个证人倒霉了和他没关系,他只需钉死贾平安就是头功。
“宫中来人了。”
“是王中官。”
王忠良被人簇拥着进来,看了贾平安一眼,说道:“此案早就有了结果,为何反复?”
什么?
什么结果?
让贾平安回家是皇帝的吩咐,若是早就有了结果,皇帝为何不说出来?
一群人满头雾水。
“高阳公主遣人来了。”
钱二就像是个恶霸般的进来,“那日公主有事请武阳侯帮忙,什么杀人……谁说的?”
羔羊……
这个娘们这几天没露面,贾平安还在嘀咕是不是怀孕了,没想到肚子里没憋孩子,而是憋了个作证的大招。
庄丘面色难看。
“新城公主府上来人了。”
来的是府上的管事,一开口就是金句,“武阳侯是个好人。”
好人贾脸颊抽搐,心想两个公主为自己作证,家中的媳妇儿会不会觉得有问题?
“公主那日听闻高阳公主寻武阳侯有事,怎地他竟然还有空去杀人?”
两个作证的出现了。
王忠良很懵逼。
咱都还没放大招呢!
这怎么就……
庄丘一拍案几,“贾平安令人动手杀人!”
是啊!
说完后,他发现王忠良竟然一脸舒坦的模样,心中不禁一个咯噔。
这是何意?
“此事早已查明,李旭的管事王洪令人去贾家纵火,事败后王洪索取钱财,李旭不肯给,并殴打了王洪,王洪失手打杀了李旭……”
庄丘愣住了,“可……这竟然都查出来了,为何不说。”
你蠢得一比!
王忠良冷冷的道:“此乃宗室丑闻,陛下也为之黯然,只能遮掩。可没想到却是宗室主动把此事挑起来……”
自作孽!
“这……”
庄丘还想质疑。
王忠良冷哼一声,“谁有疑问?”
鸦雀无声。
帝王出面背书了,你来质疑一个试试。
关键是管事王洪在皇帝的手中,你怎么质疑?
最厉害的还是李治。
这几日他不动声色的看着众人闹腾,随后让贾平安回家。这个决定看似认为贾平安有罪,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引蛇出洞的过程。
皇帝都不是好鸟!
贾平安拱手,“告辞了。”
王琦不禁退后。
贾平安莞尔,“我没动手啊!你怕什么?”
他扬长而去,周醒咬牙切齿的道:“二位公主怎会为他作证?”
“高阳公主和他往来密切,新城公主不得而知。”
陈二娘看着王琦,突然觉得有些恶心,“陛下一直在看着。”
到了此刻,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皇帝高高在上,这一家伙就把许多人引了出来。
王忠良出来,看看天空,“有人要倒霉了。”
随后,宗室地震。
一位德高望重的宗室老人告病下野,从此回家含饴弄孙。
一个和长孙无忌走的很近的宗室被拿下,罪名是怨望。
王琦躲在值房里,只觉得浑身发冷。
“难怪贾平安丝毫不惧。”
贾平安从头到尾都没担心过此事。
回到家他抱着两个孩子一阵逗弄,直把老大逗哭,小棉袄逗漏风了才罢休。
“夫君。”
卫无双接过孩子递给鸿雁,低声道:“此事可还有手尾?”
“本来就完结了。”贾平安觉得李治纯属多事,“后来是陛下想借此来引出一些人。”
卫无双打个寒颤,“你是说……那个小妾得到的消息……是陛下那边透露的?”
贾平安在她的明眸中看到了惊惧,就轻轻抱了她一下,“对于帝王而言,天下就是他的玩具。好的帝王会把这个玩具弄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好。坏的帝王会把玩具弄的乱七八糟的……”
卫无双有些羞涩,“夫君松手。”
几个女仆都背对着这边。
果然训练有素。
贾平安抱的更紧了些,“陛下只是想借机清除几个对头而已,贾家也能借此彻底脱离此事,于是陛下出手,我配合,各取所需。”
但李治的手段显然让卫无双有些害怕。
于是晚上贾师傅再度鞠躬尽瘁。
早上醒来,卫无双侧身背对他,“夫君,该去苏荷那边了。”
贾平安搂着她,“我怎么觉着自己就是你们的那个什么……牛呢!今日谁,明日谁。”
卫无双突然动了一下,“夫君,该起床了。”
“还早。”
于是……
晚些出去,贾平安伸个懒腰,只觉得浑身精力充沛。
卫无双出来晚些,苏荷盯着她,“无双,你的脸怎地那么红?”
卫无双只想踹贾平安一脚,“没有的事。”
“哇!”
孩子哭了,而且一个哭就会带动另一个哭。
苏荷急匆匆的去看,晚些传来一声惨叫。
“那孩子……要收拾。”
最近兜兜不知怎地就喜欢抓人,但凡抱她的都逃不脱魔爪。
两个孩子就是两个噪音源,让贾平安吃饭都不安生。
“哇!”
贾平安头皮发麻,两个新手妈妈也是满头包。
贾平安准备上衙,到了前院时,杜贺背着手在那里踱步,一脸老司机的从容,“郎君,断奶之后,孩子是会闹腾些。”
贾平安恍然大悟,急匆匆的去了后院。
“是断奶的缘故。”
苏荷马上后悔了,“那继续喂吧。”
“断了就不能停!”
贾平安前世戒烟多次,最初每一次都信誓旦旦,结果复吸。戒烟一次,烟瘾更大一次。后来干脆把东西全扔了,反而成功。
为人父母啊!
今日百骑有事。
一队队百骑在街上游弋着。
“何事?”
贾平安来晚了,一本正经的道:“路上遇到有老人家过路,就扶了一把,谁知道老人家太热情,非得要请我去家里做客,一来二往的就来晚了。”
明静看了一眼程达,“你信吗?”
我信他的邪!
程达肃然道:“武阳侯言出必践。”
贱人!
明静一个字都不信。
“先前宫中有女官出来被人调戏,蒋宫正大怒,禀告了皇后,皇后令百骑查探此事,抓到那人就……”
明静不说话了。
“抓到了如何?”
贾平安很好奇。
明静依旧不说。
“你不说我很为难,不知该如何处置。”
贾平安一脸正气,满身肃然。
明静有些难为情,“说是……说是……”
她伸手砍了一下。
贾平安不解,“什么意思?把他剁了?”
明静跺脚,“不是剁,是……”
她伸出食中二指,交叉了一下。
“暴打一顿?”
明静不想说话,觉得心累。
贾平安把食中二指并着,“这不是剑指吗?”
程达看了一眼,“武阳侯你的手指头太细了些。”
贾平安冷着脸,“老程你当着明中官开车,这是想讥讽他吗?”
明静不解,程达赶紧拱手撤退。
“什么意思?”
明静并拢双指,觉得有些好玩。
“查!”
这等事儿贾平安自然不会亲自带队,
明静在看着双指。
明静还在看。
贾平安突然发现气息不对,怎么有杀气。
他敏锐的说道:“我进市场看看。”
“程达!”
身后传来了明静的怒吼。
“什么?”
什么……老程你开车太讲究了,明静现在才知道。
进了东市,繁华依旧。
“那人什么情况?”
包东介绍道:“那人黑脸,当时抓着女官的手不放,还摸了一把……屁股!”
这是不要脸了啊!
“目击者可有?”
这种时候当事人怕是懵了,没法回忆那人的长相特征。
“寻到了。”
来的是老两口。
老爷子五六十岁,脸上的皱纹堆叠着,让贾平安觉得有七八十岁了。
女的反而精神些,就是有些耳背。
“那人……”老爷子仔细回忆,“那人笑起来……笑起来,老夫怎地忘记了?”
得!
这个没用。
贾平安问了老婆婆,“阿婆,可还记得那人什么样吗?”
“什么?”
老婆婆侧耳问道。
贾平安提高嗓门,“那人长什么样?”
“长江?”
阿婆,你这耳朵……贾平安凑拢,伸手遮住老婆婆的耳后,用力喊道:“那人长什么样?”
老婆婆哦了一声,嗔怪的道:“看着多精神的一个少年郎,怎么说话那么小气。”
“是啊是啊!”
贾平安不敢说不。
老婆婆想了想,“那人啊!下面少了个门牙,一开口就有个豁口,长得黑……”
贾平安再度凑拢喊道:“阿婆,你还记得什么?”
老婆婆看了他一眼,“那人……三十多了吧,鼻子有些发红。”
酒糟鼻,下面缺牙,长得黑,三十多岁……
贾平安点头,包东拱手,回身喊道:“跟我来!”
老婆婆拉着贾平安的手,“真像我孙子。”
明静追来了,听到这话不禁捂嘴偷笑。
“是啊是啊!”
贾平安见老婆婆穿的虽然干净,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但衣裳却有几个补丁,就伸手,“百骑贷,先还钱。”
明静板着脸摸出了一串铜钱,心想这人真小气,不过是才借了几日就急着催债。
贾平安又摸了一串铜钱出来,笑道:“阿婆,给。”
老婆婆推拒,“什么钱?不要!”
贾平安笑道:“是悬赏。”
“什么?”
老婆婆皱眉,贾平安再度施展近距离狮子吼神功,“阿婆,是悬赏,不拿白不拿。”
“是悬赏?”
贾平安点头,露出了最纯良的微笑。
老婆婆欢喜,回身看老爷子。
老爷子干咳一声,“那个……你们做什么的?”
老爷子的警惕性还挺高。
贾平安扶着刀柄,“百骑。”
不收钱要砍人的那种。
老爷子点头,老婆婆这才接了钱,转手给了老爷子,又从怀里摸了个布包出来,“给,这是我早上出门做的,好吃。”
贾平安笑着接了,随即打开。
布包里是一块灰色的饼,看着干巴巴的。
他看了老婆婆一眼,老婆婆得意的道:“好吃呢!”
贾平安笑着吃了一口,赞道:“喷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