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鑒賞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穿个衣裳又累了一身汗,坐在桌前,扯着宴轻的袖子撒娇,“哥哥,我能不能吃了早饭再回去?”
宴轻伸手给她往里拽了拽衣领,将她脖子露出的肌肤遮住,没好气,“我能说不行吗?”
凌画笑,“能啊。”
宴轻哼了一声,扭头对云落说,“让琉璃给她送衣裳来。”
他的衣裳穿在她的身上,走一步踩一脚,怎么走回去?也亏她能这样费劲地穿着走出来。
云落转身去了。
凌画指指水壶,“哥哥,我要喝水。”
睡了一晚上,渴死了。
宴轻给她倒了一杯水,凌画一口气喝光了,放下杯子,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好累。”
宴轻不说话,从睁开眼睛吃完早饭,到夜半三更,一天待在书房里,不累才怪。以前他祖父和父亲活着的时候,也没见他们比他更忙。真是开了眼界了。
凌画伸出一双手递给宴轻,“哥哥,给我揉揉手,手指头都是酸的。”
宴轻坐着不动,“一会儿回去你喊青嫂子给你揉。”
“好吧。”凌画将手收了回去。
她转头看向窗外,“雨终于停了,下了这几日,真是闷死个人。”
宴轻有不同看法,“你整日待在书房里,下不下雨,有什么关系?”
“下雨冷啊,秋雨更冷。”凌画搓着手,“感觉今年冬天会来的早,也许更会是个冷冬,若是冷冬,大约会早早就下雪,我有两年没见着下雪了。”
宴轻想起谁说她喜欢看正月十五的雪打灯,若是他没记错,似乎好多年正月十五都不下雪,所以,根本看不上雪打灯。今年八月十五云遮月,也许来年的正月十五,她便能看上雪打灯了。
不过她若是动身去江南,还能看到京城的雪吗?江南可没有雪。
宴轻看着她问,“你什么时候动身去江南漕运?”
凌画顿了一下,“过几日吧!”
“过几日是几日?”
凌画想了想,“十日八日,总要风寒好了,才能动身。”
“去多久?”
凌画摇头,“不知道呢,最快一个月,最慢的话……”
她肯定地说,“一定回来陪你一起过年。”
宴轻撇来脸,“赶紧走。”
她走了,他会狠狠地清净些日子,最好去的久点儿,她才嫁进来几日,他就麻烦死了。
凌画扁扁嘴角,“哥哥,你是不是盼着我赶紧走?”
“嗯。”
凌画很伤心,“我只是染了风寒后,才这么麻烦的,寻常时候,我一点儿也不麻烦的。”
“没看出来。”
凌画叹了口气,“可是我舍不得你呀。”
宴轻不想跟她说话,“你闭嘴吧!”
用不着你不舍得,他宁愿她赶紧走,走了之后,想不起来他,他落个清净。
凌画闭了嘴。
厨房端来早饭,凌画手是真的酸,大概是昨儿写字写多了,今儿有些绵软无力,她每次累了,食欲反而都不怎么好,吃了几口后就想放下筷子,宴轻盯着她,虽然没说什么,但那神色满脸写着你敢放下不继续吃试试,凌画只能又勉勉强强地吃了些,才慢慢地放下筷子。
琉璃抱了衣服过来,大概是大清早起来熬药,衣袂走动间,一身的药味。
宴轻皱着鼻子,“苦死了。”
琉璃觉得真该把小侯爷关进药房里关三天,再出来后,保准他不再嫌药苦。
凌画换了自己的衣裳,一身轻松地对宴轻摆手,“哥哥,我走了。”
宴轻没吭声。
凌画转身走了。
凌画离开后,因为下雨在家闷了几日的程初便来了,他见了宴轻后,比见了亲人还亲,“宴兄,兄弟可想死你了。”
宴轻觉得他有病,“爷用你想?别靠近,离远点儿,一身的凉气。”
程初:“……”
他才几日不来,发生了什么?宴兄似乎更嫌弃他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催妝 愛下-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讀書
他看着宴轻,“宴兄,你是大早上起床气还没好?昨儿没睡好?”
他这么仔细一看,“哎呦”了一声,“宴兄,你还真没睡好啊?眼窝子都是青影。你晚上不睡觉,干嘛了?”
宴轻想踹他一脚,他就从来没见过一天到晚精神头这么足玩心这么重的人,程初从小就做纨绔,都这么大了,他就没腻过,每天都活蹦乱跳的想着玩这个玩那个,明明武功都没有,一年到头,风吹日晒,似乎也不见他生个病。
他没什么精神地说,“刚下过雨,你就待不住了?”
程初嘿嘿一笑,“昨儿就待不住了,忍了忍,才没来找你,怕你淋了雨再染了风寒,我在家勉强忍了一天,今儿雨停了,才过来。”
他靠近宴轻,神秘地说,“宴兄,满红芳新来了一批新鲜人儿,据说唱曲子十分好听,咱们去瞧瞧?凑个热闹?”
宴轻拒绝,“满红芳是什么乌七八糟的地方,要去你自己去。”
程初看着他,“宴兄,你都大婚了,还这么不近女色做什么?”
大婚了的人,不是该开窍了吗?
宴轻白了他一眼,“爷不喜欢乌七八糟的地方,跟大婚不大婚有什么干系?你又不是今儿才认识我。”
程初被说服了,“好吧,那咱们去菊园赏菊?今年最后一波菊花开了,再晚可就无菊可赏了。”
宴轻不说话。
程初劝他,“走吧宴兄,你也闷了几日了,总在府里闷着,就不闷得慌?出去散散心,赏完菊后,咱们去喝酒。”
宴轻可有可无地点点头,“行吧!”
程初见他答应,高兴地拉着宴轻出了端敬候府。
街上的人都换了秋装,程初几日不见宴轻,一路上话十分之多,先是说了太子被陛下解了禁,已经上朝了,听他妹妹说,打算对陛下请旨,让陛下赐婚温家二小姐,她妹妹如今盼着温家二小姐进门,天天盼的眼睛都红了。
程初新鲜了,“你妹妹什么毛病?”
她如今是东宫的程侧妃,得萧泽看重,几乎把持了东宫內苑的大权,怎么就盼着温家二小姐过门跟她争宠呢。
程初叹气,“东宫內苑的女人,都不是吃干饭的,一个个的顶厉害了,我妹妹你是知道的,她胆子小又怕事儿,最怕的就是争斗,她恨不得关起门来守着自己的小院子过一辈子,哪知道命运作弄,她如今成了程侧妃了,当了侧妃,又受太子殿下看重,把內苑的内务都交给了她,她天天被那群女人围着,疲于应付,心力交瘁。”
宴轻啧啧,想着若是换成凌画,那些女人都不够她一个人玩的。
程初无奈,“她可不是盼着温家二小姐过门吗?好接过她手里的掌宫之权。”
程初说完了妹妹,又说起温行之,“温行之不知道怎么突然受了陛下的器重,陛下几日前,将他叫进了宫,封了他一个御前听奉,如今在陛下面前当差呢,听说不几日,已得了陛下几次夸奖了,说温家此子聪慧过人,才华出众,可堪大用。”
宴轻想,温行之突然受器重,这里面怕是有凌画的功劳,那日她冒雨进宫去找陛下,之后又去了温宅,转日她病倒了,温行之便被陛下叫进了宫。
程初又说,“温家人一个个的就是厉害,幽州温家有个温启良,如今陛下跟前有个温行之,自温行之来京后,多少人托了喜媒踏破了温宅的门槛,想要把女儿嫁给温行之。”
宴轻对这个话题似乎很感兴趣,“那温行之怎么不娶?”
程初摇头,“不知道,大约是温行之不想早娶妻?”
宴轻嗤了一声,“他可不是不想早娶妻,他是娶不到。”
程初:“……不能吧!温行之如今炙手可热,多少人排着队等着嫁他呢,才貌双全,人人称赞,恨不得拉他做乘龙快婿。”
宴轻哼了一声,多少人也不是凌画,他是看上凌画了。
程初偏头看向宴轻,“宴兄,温行之得罪你了吗?”
宴轻踢着路边的石子,不说得罪,也不说不得罪,“爷就是不待见姓温的,温这个姓,就没好人。”
程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