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1kl好看的都市小说 《表小姐》-第一百九十章 攪局-mfovh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王晞刚刚重新换了件衣裳半倚在罗汉床上吃着点心,就又被叫回了玉春堂。
太夫人看见她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拽住她,泪眼婆娑地道着:“好孩子,我知道,你是最孝顺的了,你跟我说说,现在外面都是个什么情景?施家如今怎样了?有人帮着搭把手吗?”说完,还怕王晞不尽心尽力,道,“你也别笑话我一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娘家人。实在是施家于我,于你,都是有大恩的——当年要不是施家舅老太爷,你母亲早就没命了,哪里还有你和你二哥。就凭着这个,你也不能袖手旁观,看着施家沦落才是。”
终洵
王晞很想捂住太夫人的嘴。
她老人可真是的,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能把全家人都得罪完了。
什么叫做“你是最孝顺的”?让这些天来一直在玉春堂侍疾的永城侯府诸人怎么想?
说到帮她老人家打听消息,现在是什么时候,连永城侯都要避其锋芒,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能干什么?
特级乡村生活 水天风
说来说去,不过是怕用永城侯府的名义出头,被永城侯喝斥,干脆拿了王家去做人情。
可他们王家的人情也不是这么廉价的。
王晞看了侯夫人一眼,这才对太夫人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我肯定责无旁贷。可施家的事,我没有办法。我们王家既不是做官的,又是外来户,您让我帮您打听施家的事,您也太瞧得上我们王家了。”
太夫人听着,眼睛里的光彩就一下子黯淡了,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起来:“我知道你为难。若是听到了什么,记得跟我说一声。”
王晞点头,想着还好太夫人没有逼着她一定要去打听,不然她宁愿和永城侯府翻脸。
这么大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内宅的女眷了?
在旁边低头听着的施珠却恨得咬牙切齿。王家一个不事生产,靠着走南趟北骗点钱的商贾之家,看见了他们家落魄了,就开始摆谱了。什么玩意儿?也不拿面镜子照照自己……
她心中充满了愤恨,却不知道如何发泄出来的好。
王晞把施珠的神色看在眼里,顿时有些走神。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施家这事出的太突然了。就在昨天,王嬷嬷等人上街的时候还听到人们在议论施家案子,觉得他们家拖出了二皇子、庆云侯府,这案子最少也得审个三、五个月,不曾想转眼间就被判了刑。
这么快,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意思?
得找个机会问问陈珞才是。
而此时被王晞惦记的陈珞正站在慈宁宫里,低着头,坐在一张绣墩上,隔着一道鹦鹉绿的帷帐,听着皇上温声细语地对皇后娘娘说话:“从前的事,再追究下去,只会伤了大家彼此之间的感情。施家人伏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以后大家都不要再提,好好过日子就是了。
“老二的脾气呢,也太急躁了些,需要好好磨练磨练。
“庆云侯那里呢,犯了大忌,也太过分了些。
“都给我好生生地反省反省,先把这件事过去了再说。”
皇后娘娘恭敬地应“是”,心里冷笑不止。
降了她娘家兄弟的爵位,禁了她儿子的足,杀了个边关的总兵,这件事就算完了?哪有这么好的事!
庆云侯这爵位可不是因为她是皇后才恩典的薄家,那是他们薄家好几代人功在社稷换来的。皇上不是想忘记就能忘了的。
她儿子是皇子嫡孙,可不是哪里随便冒出来的什么人,到了成亲的年纪婚事没个着落,还被变相的圈禁了,哪位皇子被封太子之前受过这样的委屈。皇上这是把所有的人都当傻瓜了吧?
皇后娘娘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这才能保持着微笑,问起了陈璎的婚事:“转眼间镇国公就要当公公了,您那边可准备御赐点什么?再就是琳琅封世子的事,是在陈璎成亲之前好还是在他之后好?
“要是在陈璎成亲之前,我看就由我代表皇上给女方家添个箱好了。施家出了事,肯定有人捧高踩低,我们给施小姐做个脸,她也好进陈家的大门。
“要是在陈璎成亲之后,为了安抚镇国公,不如给陈璎封个什么世袭的官职,陈璎的面子上也好过一些。”
皇上的脸色就有些难看,觉得皇后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在暗示他这件事没这么容易就完。
两人自然又不欢而散。
长公主带着陈珞从帷帐后面走了出来,低声劝着气得脸色发白的皇后娘娘:“您这是何苦要惹了他生气,于二皇子没有一点儿好处。”
皇后娘娘和长公主几年相处下来,反而比和皇上的关系更好,闻言想也没有多想地道:“姐姐既然知道这个道理,怎么和镇国公说不上两句话就拂袖而去呢!”
长公主语噎。
陈珞维护着母亲,轻轻地咳了一声,低声道:“这样也未必不好。我听说,宁嫔那位在保定府的族兄没多久之前调到了顺天府做了府丞。他新官上任,到处拜访京中官员,虽说是例行,可这个时候,还是小心点为好。“
皇后娘娘朝着陈珞感激地笑了笑,道:“你不愧是和二皇子一起长大的,别人都各自为政,你还顾着他,你的心意我知道了。“
陈珞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陪着长公主出了宫。
皇后娘娘去了养伤的二皇子那里,把陈珞的话带给了他,并道:“你们毕竟是从小的情份,要是这样断了,也太可惜了。”
二皇子苦涩地笑了笑。
现在哪里是他想和陈珞断了,是他想和陈珞如从前那样也不敢了。
他告诉皇后娘娘:“明月也很好。他给我收集了一些证据,全是宁嫔那位族兄贪墨受贿的,这钱未必就是他拿了的,可要是能扯出他来,宁嫔那里也是桩丑闻。就看什么时候用合适了。”
皇后娘娘面露恨意。
回到长公主府的陈珞则正和刘众在书房里小声说着话。
“你说,那天薄明月去云居寺,是去见了宁嫔族兄府里一位厨娘?”他好看的眉毛皱成了个川字,道,“看来薄明月是打听到了些什么。能不能想办法把他打听到的东西也弄一份到手里。说不定我们也能用得上。”
刘众轻声应诺,道:“还有四皇子那里。看样子是想早点成亲,尽快就藩,我们要不要推波助澜,让四皇子得偿所愿?”
“别管他!”陈珞现在看着他的这些表兄表弟们心里就烦,道,“这种事,他自己求是没用的,得通过内阁的阁老们,而皇上正打算将庆云侯府降侯为伯,有阁老们一阵忙的了,谁有空理会他!”
刘众大吃一惊,道:“降侯为伯,庆云侯会答应吗?”
風 曉 櫻 寒
“有什么不答应的。”陈珞不以为意地道,“只要二皇子能上位,别说是降爵了,就是削了爵,他们家也能立刻就起来。若是二皇子不能上位,庆云侯就算是现加封几个太子太傅,太子少保也没有用,一样是镜中花,水中月。
“倒是皇上打得一手好算盘。
“折了一个施家,换了庆云侯府被降爵不说,二皇子近日也要启程去大觉寺了。皇上让他在那里给列祖列宗们祈福,抄九九八十一天的佛经。
“三个月之后,等二皇子从庙里出来,说不定这天下已经换了个模样了。”
刘众咋舌。
陈珞不想和他多说,交待了一句“你别管我了,我今天晚上不回来用晚膳了”,就跑得不见了踪影。
刘众猜着他又跑去隔壁王小姐那里蹭饭去了。
王小姐家的厨娘手艺真是好。
他摸了摸自己肚子,嘴角仿佛还能回味到那些点心的美味,暗中却为陈珞担心。
和王小姐这样好的感情,以后若是娶了妻,岂不是要辜负别人。
不过,这件事也不是他担心就有用的,只能看有没有机会劝陈珞两句吧!
毕竟他要跟陈珞一辈子。若是陈珞后院不安宁,很容易影响子嗣和家风,陈珞这一支肯定走不远。
他去吃饭去了。
陈珞则在饭后一面和王晞在柳荫园遛弯,一面和她说着朝中的事:“你且等着。最多不过三、两天,肯定有人给皇上上折子,求皇上早立太子。而这其中,说不定还会有人提及三皇子。
“皇上听了一定会暴跳如雷,把三皇子叫去喝斥一顿不说,还会趁机把淑妃也教训一番。弄不好,连五皇子也要跟着受牵连。”
王晞明白地颔首,道:“这就好比我们家的那些铺子,有大掌柜的位置空了出来,大家都争来争去的,这是好事,但若是闹出损害王家利益的事,这铺子里的大小掌柜都会一锅端了,有时候连得力的伙计也会被解雇。
“所以淑妃娘娘这个时候不动才是最好的。
“她一动,皇上又不属意她,肯定会迁怒她啊!”
陈珞从前和王晞说这些朝中大事的时候,王晞还会迷糊片刻,可现在,已经可以顺着他的思路推断出为什么了。
他不由刮目相看,停下脚步笑道:“没想到,你变得越来越厉害了!”
“不是我厉害,”王晞不以为意地道,“是这些事说来说去,和那些大户人家争产异曲同工罢了。我熟悉了,也就没什么。不过,还挺有意思的。”
王晞朝着他娇笑,眼睛亮晶晶的,灵光四射:“朝堂的这些八卦比内院的那些流言蜚语更云谲波诡,出乎人意料之外。”
陈珞啼笑皆非。
能把朝廷大事比喻成八卦轶事的,也就只有王晞了。
这,也许就是她的独特之处。
是她吸引人的地方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